首頁 > 盛唐小園丁 > 《盛唐小園丁》 正文 第十五章 薛紹的表演(求推薦收藏)

《盛唐小園丁》 正文 第十五章 薛紹的表演(求推薦收藏)

    薛紹口中的“忠表哥”名叫李忠,正是李弘的長兄,也是皇帝李治在位時的第一位太子。

    當年王皇后無子,所以將宮人所生的李忠過繼為兒子,而李忠也因王皇后被立為太子,可是后來武媚娘奪得后位,王皇后慘死,李忠這個太子也僅僅只做了三年就被廢黜,當時李弘雖然才三歲,但在他母親武媚娘的請求下,還是被李治立為太子。

    李忠失去了太子之位,同時也開啟他更悲慘的人生,當時十幾歲的他被王皇后的慘死嚇破了膽,時常擔心被人刺殺,為了活命,他甚至在晚上穿上女人的衣服,睡在床底下來防備刺客,而且還經常給自己占卜,對周圍更是疑神疑鬼。

    然而就算是這樣,李忠依然沒能逃脫死亡的命運,他先是被貶到房州,也就是后來城陽長公主被貶的地方,隨后李忠又被貶到黔州,并且囚禁在黔州李承乾的故宅,四年后武媚娘指使許敬宗誣陷李忠謀反,結果李治震怒之下賜死了自己的這個長子,這也是李治第一個被殺的兒子。

    值得一提的是,當年許敬宗誣陷李忠謀反的同謀之中,最重要的人物就是上官儀,他也因此被處死,上官儀的孫女上官婉兒才剛剛出生沒多久,與她的母親鄭氏一同充入宮中,后來才被武媚娘重用,成為大名鼎鼎的“內舍人”。

    “忠表哥的事情都過去這么多年了,而且我娘都從房州回來了,表哥你就不要有什么顧忌了,還是告訴我吧!”薛紹這時還是不死心的追問道,當年李忠被賜死,也在朝堂上引發了一股大風暴,甚至連他母親城陽長公主也是因為這件事被貶房州。

    “姑母都不肯告訴你,我就更不可能了,所以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李弘卻再次拒絕道,說完更是重新拿起奏折看了起來。

    “表哥你不告訴我,我……我今天就不走了!”薛紹當即耍起小孩子脾氣道。

    “正好,我一個人也感覺有些孤單,等下中午你還可以陪我一起吃飯!”李弘這時頭也不抬的道,他是個很有原則的人,平時對薛紹再怎么好都行,但在這種大事上,他卻不會留絲毫的情面。

    薛紹這時也牛脾氣發作,當即坐下來不再出聲,而李弘則繼續看自己的奏折,等到桌面上的奏折處理完畢后,他又命人召來戴至德、張文瓘、蕭德昭等幾名東宮官員一同議事。

    薛紹剛開始還坐的筆直,李弘與幾個大臣也不理他,開始商討起一些政務,薛紹是越聽越無聊,一會兒是汾州大旱,一會兒又是齊州鬧蝗災,最后不知道什么時候又轉到了西域的于闐王大敗吐蕃,這讓他慢慢的也有些昏昏欲睡。

    不過就在薛紹快要睡著時,忽然也不知道哪個大臣的聲音傳來:“太史令上書,說這幾年長安氣候異常,去年三伏天炎熱無比,有數百人因酷暑而亡,今年開春以來,天氣也異常炎熱,現在還沒有入伏,就熱的讓人難以忍受,恐怕今年又會有不少人因忍受不了酷暑而亡!”

    薛紹本來沒太在意,但也不知為何,他這時忽然清醒過來,當即抬頭打量,發現原來是大臣戴至德在向李弘奏事,這位戴至德是名相戴胄的侄子,叔侄二人都是一樣的精明強干,傳說日后很可能會被拜相,所以才被安排到李弘身邊輔佐。

    只見李弘聽完戴至德的奏對也是眉頭微皺,這幾年天氣異常,今年更是熱的厲害,否則他也不會呆在清涼殿里避暑了,異常炎熱的天氣不但會熱死人,對各個行業的影響也是極大,比如工匠因炎熱不愿意做工,商人因炎熱不愿意開門做生意等等,而這也將直接影響到長安的運轉。

    “眾位有沒有什么對策?”李弘思慮許久,最后還是抬頭向幾位大臣詢問道,不過面對這種天災,戴至德等人卻都是相視苦笑,他們也沒有什么好的辦法。

    不過就在這時,旁邊忽然傳來“撲騰~”一聲,引得李弘等人全都扭頭看去。

    只見薛紹這時掙扎著站起來,原來他剛才太過激動,想跳起來時卻沒想到腿麻了,結果一下子摔倒,不過他這時依然十分亢奮的大叫道:“我有!我有~”

    “你有什么?”李弘這時一皺眉道,他與大臣們議事,本來是嚴禁外人旁聽的,只是他覺得薛紹年紀太小,對這些事情也不會感興趣,所以才任由他留在這里,卻沒想到薛紹這時竟然打斷了他們的議事。

    “我有辦法,不就是酷暑嗎,我有降溫的辦法!”薛紹這時興奮的大叫道。

    “不要胡鬧!”李弘這時卻開口訓斥道,他根本不相信薛紹的話,畢竟薛紹今年還不到十三,自己與幾位大臣都想不出解決酷暑的辦法,他一個小屁孩能有什么辦法?

    “我沒胡鬧,表哥我真的有辦法,如果你不信的話,我……我愿意拿人頭擔保!”薛紹說到最后也是一挺胸脯,他今天早上剛剛親手制成了一盆冰,如果把這個辦法推廣出去,雖然不能從根本上解決酷暑的問題,但卻能大大緩解酷暑帶來的危害。

    看到薛紹不像是胡鬧,甚至最后竟然說出拿人頭擔保這種話,這讓李弘也不由得認真起來,當下沉聲問道:“你有什么辦法?”

    “制冰!我知道一種制冰的辦法,如果人人都都能用上冰,不就有辦法降溫了嗎?”薛紹再次興奮的道。

    “冰怎么能制,不要再胡說了!”李弘聽到這里卻大為失望,當下再次訓斥道,如果是私下里,他可能還不會如此嚴厲,但現在幾位大臣都在,就不能讓薛紹如此胡鬧了。

    “我真的沒胡說,表哥你怎么就是不相信我,今天早上我親手制了一盆冰,若是你不信,我可以現在制給你看!”薛紹這時十分委屈的大叫道,說到最后眼圈都快紅了。

    李弘根本不相信冰還能人為的制出來,但看薛紹委屈的模樣,心中也不由得一軟,當下猶豫了一下終于還是點頭道:“好,我給你一個機會,你現在就制出一塊冰讓我看!”

    “好!”薛紹當即高興的跳起來,不過隨即他又開口道,“制冰沒問題,但表哥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就是之前那件事?”李弘一下子就猜到薛紹要提的是什么條件,當下反問道。

    “對,如果我能制出冰,表哥你可要回答我之前的問題。”薛紹一副勝券在握的表情道,制冰之法是張縱教給他的,現在用來交換張縱父親的一些消息,也算是物得其用。

    “好,我答應你!”李弘點頭道,旁邊的戴至德等人雖然感覺薛紹有些胡鬧,但這時也沒有開口阻止,甚至幾人表面上還都是微笑以對,似乎對薛紹十分的寬容。

    看到李弘答應,薛紹也是高興的一蹦三尺高,隨即叫來一個內侍,然后在對方耳邊吩咐了幾句,對方剛開始還有猶豫,直到李弘吩咐他一切按薛紹的話去做,內侍這才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很快內侍又從殿外氣喘吁吁的跑回來,手里也多了一個罐子,薛紹拿過來打開,發現確實是自己要的硝石后,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硝石可以制作染料、處理皮毛等,所以芙蓉苑中也有庫存。

    “表哥你們看好了!”只見薛紹拿過自己面前的茶水,然后放到李弘等人的面前,隨后這才將罐子中的硝石倒了進去。

    李弘等人剛開始還有些不以為然,但是隨著硝石的加入,茶水竟然冒出絲絲的白汽,這讓他們也都瞪大了眼睛,隨后只見水面上竟然真的出現了一條條的冰凌,最后冰凌相互連接在一起,整個茶水的表面都結為了寒冰。

    “竟然……真的結冰了!”李弘這時滿臉的不可思議。

    “神奇,真是神奇,老朽活了大半輩子,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奇事!”旁邊的戴至德這時也揪著胡須一臉不敢相信的表情,其它幾位大臣也嘖嘖稱奇。

    “這下表哥你們信了吧!”薛紹看著李弘等人震驚的表情,當下也是十分得意的道。

    “三郎你是從哪里學來的這種手段?剛才你加到水里的又是什么?”李弘這時激動的抓住薛紹的手臂追問道。

    “嘿嘿,說來也巧,這個辦法是我從張世兄那里學來的,水里加的就是普通的硝石。”薛紹再次得意的介紹道。

    戴至德等人不知道薛紹口中的“張世兄”是誰,更不知道他為何說“巧”,李弘卻是心知肚明,這也讓他大為驚訝,上次他見張縱時,對方給他留下了不錯的印象,不過也僅僅是不錯而已,但這次卻讓他第一次對張縱產生了幾分好奇。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银狼APP下载
安徽麻将胡牌规则 百赢棋牌游戏 山西11选5 投注比例与赛果分析 重庆时时彩官方开奖 哪个城市做滴滴司机赚钱 178电玩城 广东11选五计划软件下载 河北十一选五 山东11选五开奖号码 买时时彩有什么技巧吗 全游娱乐赚钱方式 微乐广西麻将外挂 02489足球直播 上海快三号码预测推荐 河北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