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瘋狂游戲開發商 > 第403章 用眼去看,用心去學

第403章 用眼去看,用心去學

    “有事嘛?”啥是gay的心跳開始加速了。

    白井黑子有些扭捏著說道,“嗯,那個,那個”這說話的語氣,配合她此時面色酡紅,眸中帶水的模樣,真的是瞬間就讓啥是gay想歪了。

    “咳咳~”啥是gay連忙咳嗽幾聲作掩飾,心中越發堅定了,等將來自己賺錢一定要買架昆式戰斗機的想法!

    再不濟,也要買一輛屬于他自己的無界王。

    “啊,哦,不好意思,我就是想那個,就是想那個啦!”白井黑子羞紅了臉說道,要找那位黃毛小哥哥買同人本這種事情,怎么可能隨便往外說啊,這實在是太羞人了!

    啥是gay渾身一震,臉色有些復雜,看著眼前的少女,那嬌小的身材,根本就是一個未成年人啊!

    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啊!

    在他心中,左右各有兩個小人在激烈交戰,天使與惡魔,善良與邪惡,不斷放大他心中的欲念。

    昆式戰斗機,我買定了!

    “黑子,你到底是在做什么啊?!”御坂美琴走了過來,臉上的表情很不好看,但因為剛從大寶劍àn mo院出來,她和白井黑子一樣都是面色酡紅眼波泛水,就算黑著臉想來也是別有一番風味吧。

    白井黑子俏臉一僵,買同人本這種事情,光是說出來就很不好意思了,如果讓姐姐大人聽到,那絕對會殺了自己吧?!絕對會的吧?!

    畢竟,那可是姐姐大人的同人本啊!

    “沒,沒什么!”白井黑子立即升起了要離開這是非地的想法。

    然后,下一刻她就瞬間離開了位面商城,回到了學院都市。

    御坂美琴微微一怔,“怎么會,之前不是說在這個地方用不了空間移動嗎?”她還以為白井黑子是用空間移動逃走了呢。

    一旁的啥是gay臉都黑了,心里氣得不行,搞什么啊!!搞什么啊?!我出來公干一次容易嗎?!

    旋即,啥是gay用期待的目光看著御坂美琴。

    然而御坂美琴卻冷哼一聲,連招呼也不打,轉身就離開了。

    啥是gay的臉色徹底僵硬了。

    “變態黃毛不良少年的同伴,也絕對不是什么好東西!”御坂美琴在離開的時候,嘴里還嘀咕著這樣的話。

    啥是gay頓時淚流滿面,變態黃毛不良少年?說的是漩渦鳴人嗎?可是我已經和他們翻船了啊!

    就在這個時候,白井黑子又瞬間出現。

    “不,不好了,姐姐大人!”白井黑子的臉色滿是驚慌失措,對還沒走遠的御坂美琴大聲叫道,“學院都市被人攻陷了,姐姐大人!”

    “什么?”御坂美琴愕然回頭,“學院都市被人攻陷了?怎么可能?”

    “我也很難相信,但這就是事實,無數建筑物倒塌,四處都是火焰和硝煙,所有人都在艱苦奮戰”白井黑子深呼氣,強自按耐下心中驚駭,說道,“食蜂操祈居然背叛了,應該是她的能力暴走,所以導致記憶錯亂以及人格崩壞,我剛才回到學院都市的時候,看到她跪著走在最前方,帶領一群高呼圣光耀世的家伙正和學院都市排名第一的一方通行對戰而且,最令人難以置信的是,一方通行居然是女的?!”

    “什么?!一方通行居然是女的?!”御坂美琴顯然也被這個消息震驚到了,“怎么會,他她明明就是一個平胸,怎么可能是女的?”

    白井黑子聞言,面色略帶怪異地看了眼御坂美琴的****,“嗯,那個,所以啊,剛才我看到的一方通行,穿的是水手服,而且身材也是一級棒,最重要的是,她沒有穿安全褲,是一個非常坦蕩的人!”

    御坂美琴額頭青筋一挑,顯然是被白井黑子的回答氣到了。

    很顯然,御坂美琴非常在意白井黑子那句身材一級棒的話。

    旁邊,聽了好一會的啥是gay覺得自己一直不說話會很尷尬,所以小聲提醒道,“一方通行本來就是女的啊,她的真名叫鈴科百合子。”

    “!!!!”御坂美琴和白井黑子兩人一臉震驚。

    “所以,結果是怎么樣啊,一方通行那個家伙的實力,不可能會那么輕易就被打敗吧?”御坂美琴問道,“再怎么說,她也是號稱擁有毀滅世界之力的存在啊!”

    “”白井黑子沉默半晌,然后說道,“之前的事情,可能也有影響吧,被那只羊駝攻擊的一方通行已經不在最強狀態了,而且,食蜂操祈的能力,居然克制一方通行,她的矢量操控在所謂的圣光面前,無法完全發揮效果”

    “納尼?!”御坂美琴這次是真的震驚了,“食蜂操祈竟然這么強?她,她隱藏的好深啊豈可修!”御坂美琴雙拳緊握,咬牙切齒道,“豈可修,明明這么強,居然一直wěi zhuāng成那副樣子,是在瞧不起我嗎混蛋!”

    一想到這里,御坂美琴就覺得很羞恥,一直以來,她都沒把那個和自己同為常盤臺在校生的lv5放在眼里,因為對方的能力被自己所克制,可眼下看來,這根本就是對方沒把自己當一回事,連向自己展露她那份超越一方通行的力量都不屑為之?!

    難怪一直以來,食蜂操祈被人稱為常盤臺女王,而自己卻只是常盤臺的電擊公主御坂美琴自嘲一笑,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

    落差感實在太大了,這就像是原劇情中的宇智波佐助突然被自己眼中的吊車尾漩渦鳴人按在地上摩擦,對心靈的沖擊完全屬于真實傷害。

    “現在不是在意其他事情的時候啊,姐姐大人,我們快點離開吧,在學院都市,可是有很多必須要保護的同伴呢!”白井黑子連忙拉著御坂美琴,御坂美琴疑惑道,“我也正納悶呢,黑子,之前不是說能力無法使用的嗎?你究竟是怎么離開這里的?”

    白井黑子愣了愣,但很快便反應過來,面色古怪道,“我剛才并沒有使用能力,只是心里出現想要離開這里的想法,然后就直接回到了學院都市,現在也是,只是心里出現想要回到這里的想法,然后就回來了。”

    聽到這里,啥是gay大大地松了口氣,心中的疑惑剎那間煙消云散。

    原來不是昆式戰斗機的吸引力下降,而是因為對象是新來的,不懂位面商城的精髓,更不懂昆式戰斗機的浪漫。

    “原來是這樣嗎?”御坂美琴若有所思,那白井黑子手牽著手,兩人瞬間消失在了位面商城。

    啥是gay見此,也失了繼續裝逼的想法,昆式戰斗機畢竟不是他自己的,裝的逼也注定不屬于自己,他還要趕緊給公孫老板送貨呢。

    ……

    萬里殺總舵,最中心的高大建筑內部,

    “老板,我回來了!”啥是gay瞬間出現在公孫白面前,這一手,當真驚呆了附近一些不明真相的神威弟子。

    “這么快?”聽到跑腿員工回來,公孫白卻露出了揶揄的神色。

    “呃”啥是gay臉色一僵,語氣有些緊張道,“那個,路上遇到點事,所以耽擱了。”心中忐忑,不會吧,這位公孫老板竟然這般嚴格,對時間的要求竟然那般高?我只不過在路上小小地裝了個逼而已,這就氣得他說了反話?

    “沒事沒事,你耽擱再久都沒事,反正現在外面還在刮沙塵暴呢~”公孫白臉上的揶揄之色越發濃郁了,嘴里,小聲嘀咕著,“想不到,居然還真有一根煙的時間就完事的男人。”

    “誒?”啥是gay聽不大明白,什么叫一根煙的時間就完事的男人?這難道不好嗎?

    為了趁著公干的機會小小裝個逼,也為了不在新老板面前留下做事拖沓的壞印象,我可是拼盡全力,以最快的速度去斯塔克zhuān mài店提貨了啊!

    一根煙的時間就完事,這不是很正常么?

    “年輕人有朝氣啊~”公孫白唏噓道,“放心大膽地干吧,你老板我啊,可是很開明的!”昆式戰斗機畢竟是每個年輕人的夢想,員工偶爾有點小心思,他這個當老板的,也是可以理解的。

    “謝謝老板!”啥是gay不是很懂公孫白這奇怪的說話方式,但還是很員工地回了一句。

    不管老板說了什么,都是對的,只要老板夸獎你,那就說謝謝。

    公孫白點了點頭,然后又是一臉好奇地問道,“給我說說,后來怎么樣了?和你遇到的xiǎo jiě姐是不是臉色很復雜呀?”這不能不好奇呀,雖然他可以理解自己員工的小心思,但好奇心依舊難以抑制。

    “老板,你,你是怎么知道的?”啥是gay聞言卻震驚了,真的很震驚,自己這位老板,為何這般神機妙算?

    我還什么都沒說呢,結果你就已經知道了?!

    確實,御坂美琴和白井黑子離開的時候,臉色都很復雜,任誰在得知自己的學校被人給炸了,都不可能再繼續保持平常心的。

    “呵呵~年輕人~”公孫白一臉神秘莫測,“你還有很多東西要學呀~”

    啥是gay聞言點了點頭,確實,自己還有很多東西要學呀,就比如眼前這位老板手里掌握的養狗秘方,如果自己能偷學一二,就算無法培育秦川藏獒,培育秦川京巴總行了吧?

    “老板,是這樣的,當時那兩位xiǎo jiě姐突然有點急事,并沒有和我多說什么就離開了。”啥是gay解釋道。

    公孫白一臉我很理解的表情,點點頭,“確實很急呀,那種情況,不管換作哪個xiǎo jiě姐都肯定是不愿意再繼續搭理你的。”

    啥是gay更震驚了,這位公孫老板,確定不是養狗的?確定不是耍劍的?

    如此的神機妙算,就算是那些修真者,恐怕也做不到這種程度吧?!

    “她們嘴里好像在說什么圣光耀世,我也不是很懂,不知道老板你有什么看法?”看自家老板竟然如此神算,啥是gay索性也就自甘陪襯,有能力的老板都很喜歡這種調調,在員工面前展示自己的強大。

    “呵呵~”公孫白用一種看小年輕的眼神看著啥是gay,笑道,“圣光這種東西,確實是令人深惡痛絕的,雖然號稱正義,宣稱潔凈社會,卻做著毀滅人倫之事,不斷破壞我們眼前世界的完整性,這,是萬惡之源,是必須要予以取締的東西!”

    公孫白心中唏噓,自己的這個新員工也太純潔了吧?居然連圣光都不懂,這可是堪比馬賽克的極惡存在啊!

    啥是gay聽到公孫白的解釋,心中一股由衷的欽佩之情沛然而生。

    這老板當真神機妙算,如果不是知道那御坂美琴和白井黑子是剛進入位面商城的新人,他甚至會以為,公孫白其實早就和她們認識了。

    看到自己的員工居然用一種欽佩的眼神看向自己,公孫白非常滿意地點了點頭,上前拍拍對方肩膀,意味深長道,“年輕人,好好跟我學,你還有很多東西有待掌握呀,堅決不能允許圣光耀世這等罪惡發生在我們的身邊!”

    “光明神,始終是吾輩之大敵呀~”一臉唏噓的公孫白想到了很多小說里,傲天流基本都以光明神為敵,原因其實很簡單,也沒什么好奇怪的,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傲天流小說的主角在穿越前,都是和大家一樣的普通人,都有和大家一樣的想法。

    小時候臨近kǎo shi前會以一根香腸,兩顆雞蛋為早餐,期盼著自己kǎo shi能拿一百份。

    參加工作后,忙碌的午間,肉夾饃就著營養快線隨便應付一下,偶爾有點閑錢,肉夾饃里還會多夾上一根香腸。

    晚上回家,則是把自己關在小房間內,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不斷挑戰人生,攀登新的高峰,比如左手控鼠標,用腳打鍵盤。

    可是,每次辦事的時候都有圣光出現,破壞世界的完整性,這誰受得了?!

    想想吧,如果每次kǎo shi的時候,考場燈光刺眼,晃得你眼晃心慌,這哪還有心思集中注意力kǎo shi?

    如果每天中午日照強烈,爐子旁邊做肉夾饃的老板本來就熱的不行,這下子肯定更熱了,不僅會因此無法發揮正常水準,一身淋漓的熱汗不小心灑到肉夾饃上,光是看看就絕對的惡心,真的是很破壞吃肉夾饃的人的心情。還有營養快線,也受不了強光照射,在高溫中也會變質。

    晚上的時候更是羞恥,左手控鼠標,用腳打鍵盤這種個人小愛好本身就不是什么上得了臺面的東西,哪會好意思叫別人看到?原本在昏暗的小房間內做自己愛做的事情發泄一日積累下的疲勞,結果房間的燈光突然亮了起來,這絕對是驚嚇!

    自己的世界,由自己作主,憑什么要輪到圣光來高破壞?

    仇恨的種子,打從一開始就已經種下了,光明神輸得不冤!

    “光明神?”啥是gay一驚,老板不愧是老板,知道的事情真多。

    想想也是,圣光耀世這種一聽就氣勢滂沱的事情,最有可能牽扯到的也就是光明神這等地標性的存在了。

    “是呀,用眼去看,用心去學!”公孫白一臉高深莫測地笑道。

    (本章完)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银狼APP下载
安徽快3开 股票成交量数据 美女捕鱼下载 大庆52麻将下载手机版 七星彩特区论坛 北京时时彩 手机股票交易软件 广东潮汕麻将 贵州麻将规则怎么胡牌 十大期货配资公司排名 东北填大坑千术视频 6月22世界杯比分推荐 黑龙江11选55开奖结果 一码一肖100准打开 贵阳捉鸡麻将技巧口 广西快乐10分开奖直播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