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快穿]我的開掛人生 > 171.紅樓夢之賈母19

171.紅樓夢之賈母19

    賈政的婚禮之后, 榮國府好像突然從京城消失一樣。除了幾家關系特別親和特別好的人家,榮國府不再出現在京城的上層社交圈。

    曉曉讓傀儡不停的收集睿王和朱大人的罪證, 分別給每一個大人的府上送上一份,還有皇宮也沒有落下來, 最重要的是睿王的所有兄弟不論年齡大小都收到了這些證據, 包括皇宮的每一位嬪妃。

    京城的大街小巷一夜之間全部貼滿了他們包括和他們相互勾結的達官顯貴們的罪證。這京城處在風雨中。

    賈代善也收到這些罪證。他望著滿滿的罪證不知道該怎么辦, 想著找幾位親家一起問問看,他們有沒有收到什么奇怪的東西。

    這就是一個燙手的山芋,他本人很不適合呈上去。這兩年他私底下向皇帝上書,要辭去一切職務。除了爵位以外。

    可是皇帝就是不松口,還說舍不得他, 讓他再辛苦幾年,其實他的年齡不是到了很老的年紀, 只是這天天被睿王打壓,他又不能明顯的反抗, 只能硬抗著, 很累的。

    收到這些罪證的皇帝心里先是勃然大怒, 后來是擔心自己的安全, 這能在皇宮里面來去自如的人, 那想殺了自己那不是很容易的一件事。

    宮廷里面到處的耳報神傳來消息,那位娘娘有收到一份什么東西。他知道這背后策劃的人,不是一個善茬, 能在皇宮里面做到這些, 真的不容易。

    第二天的朝會上, 皇帝也知道了除了犯事的官員家里,其余的大臣包括大街小巷都貼滿了這些證據。他氣啊,這不是威脅自己一定要處置睿王嗎?這背后的人真真可惡。

    “傳令下去,全部給朕抓起來,還有抄沒家產。至于九族就不必了,那些沒有犯事的親眷可以放過。至于女眷的嫁妝不在抄沒的范圍內。”按照平時哪有這么好,只不過皇帝是保全睿王后代的一種辦法,難道自己的孫子們還要被押進大牢不成,還有真的讓他們過著很卑賤的日子。皇帝可以不在乎別人的生死,可是自己孫子的生死還關系到自己的面子。怎么著也要維護好。這是無奈之舉。

    所有的犯罪官員,都在朝堂上當眾被扣下。

    如果僅僅是他們站隊,還不至于讓皇帝發怒。可是這幾年明里暗里的投靠睿王的人,幫著睿王做了多少壞事,兩年前南方的洪澇災害多少百姓流離失所,多少瀆職的官員被砍頭,可是真的最該砍頭的是睿王,這河堤是睿王一系的官員承辦督建的,為了多撈銀錢,建的就是個豆腐渣工程。

    這些銀子大部分進了睿王的口袋,還有現在正在抵御外族的邊境的軍士們,每天都吃不飽,為什么,還不是一位軍需官員是睿王的一系的,為了替睿王摳銀錢,用的都是劣質的糧食,還有許多是長霉的。這些都是高價買來的,這差價流到哪里去了。大家都明白。這糧食原本是誰的,一查就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還有一些暗害不愿意站隊的官員,一樁樁一件件的,這皇帝還不得為了給武將一個交代,給天下的百姓一個交代。

    皇帝只能把這個不爭氣的兒子給押進大牢,要不然朝堂上的武將會造反的。

    朝堂都成了菜市場,大家議論紛紛,這睿王為了上位為了銀子這么不折手段,這么狠心的人怎么能成為皇帝。不可,不可。

    能夠上朝的皇子們面上面無表情,可是心里都樂歡了。這個老三做事太不講究,這打仗自古都是大事,他居然敢動手腳,不得不佩服他真是沒腦子。

    這關系到祖宗基業的大事,他也敢亂來,氣得皇帝根本就不想保他,只是不想他絕后而已。

    曉曉還在睿王府做了一件大事,就是把睿王提前做好的龍袍給曝光在天使的眼皮底下,就是想包庇也沒有辦法包庇。

    “大膽,來人。全部看押好,咱家要呈報給皇上。”

    “是。”御林軍團團的圍住睿王府。

    曉曉知道到了這里,皇帝不會再包庇睿王的,只等著睿王被咔嚓。

    至于其余的人,曉曉不想關心,也不想把事牽連在他們身上。反正他們也不知道是自己做的。

    稚子無辜,她也知道。皇帝不會要幾個幾歲孩子的性命的。他們可以衣食無憂,只是不會再是親王之子。

    后續的動作很快,皇帝找人一一核實情況,基本全部對上。

    大部分官員被判斬立決,罪責較輕的被流放千里之外。

    皇帝思考了很多天也沒有思考出來,這誰是其中最大的受益者,誰最盼望睿王死。他不是沒有懷疑過賈代善,可是賈代善沒有這樣的實力做到這些。他只能懷疑別人去。

    曉曉的生活是徹底的閑下來,每天都逗逗賈瑚,成了她最大的樂趣。

    “叫祖母,快叫呀。”

    “租……租租……。”十個月的賈瑚,嘟著小嘴,在祖母的期盼下,叫了出來,只是不完整和發音不對。

    “哎呀,不是租租,是祖母。”可無論她怎么教,這賈瑚就是改不過來,租租的叫著。

    曉曉沒有辦法,租租就租租吧。嗯,第一個叫的就是自己。比沒有叫要強上許多。

    “祖母,瑚兒學會了,打拳,是不是很棒。”穿著淡藍色短打的賈瑚,興沖沖的跑了進來。他已經五歲了,這幾年他白天都是在祖母這里,只有夜晚才回去自己父母院子里面住。現在家里還有兩個弟弟,一個妹妹,還有一個比他大不了幾歲的小姑姑。

    賈代善最后的一個孩子是個女兒,從三歲開始就被賈代善移到曉曉這里來,從小是被曉曉教養的。

    “瑚兒,不許大聲。母親睡覺了,你要小點聲知道嗎?”賈莜輕聲的對著賈瑚說話。

    “小姑姑,祖母睡了多久了。怎么還不起來。”

    “一個時辰,應該快起來啦。”賈莜很感激母親對自己的教導。她知道自己是庶女,地位不高,要是跟著自己那位只知道拿自己爭寵的姨娘,她肯定不會有現在的見識和眼界。母親經常教導她不要去恨自己的姨娘。那是她的出身限制了她看周圍的人和事的眼光,也限制了她對萬事萬物的想象。

    母親還教導她一個女孩子怎樣把自己活的更精彩更自在。

    “莜兒,讓小家伙進來吧?我醒了,想看看這小家伙打拳。”

    “祖母,瑚兒學的可好了,打給您看。”

    賈瑚還整整衣裳,走進去沖著曉曉一行禮,就開始打拳。

    這幾年,這孩子一直被曉曉親自教導。還有賈璉,賈瑞,賈環。他們在榮禧堂待的時間爺很長。只是賈環和賈璉比較小。算不上教導。剛剛學會走路,只會搖搖擺擺的走幾步。賈瑞也比賈瑚小一歲多快兩歲。

    “瑚兒,這拳打的真好。以后肯定比你父親要棒很多。”曉曉伸出大拇指夸贊賈瑚。一套拳打下來,他的臉上也出了細細的薄汗。賈莜拿出帕子給賈瑚擦汗。

    “謝謝小姑姑。”

    “不用謝。”

    賈代善走進來看見的就是她們姑侄相互謝謝的場景。他對自己當初的決定給予高度肯定,把庶女抱到嫡妻這里來是多么明智的決定。這孩子一點也不像別人家的庶女那樣小家子氣,自己家的落落大方。這些都是嫡妻的功勞。

    賈瑚和賈莜走上前給賈代善行禮問好。“給父親(祖父)請安。”

    “好了,你們出去玩吧。”

    賈代善知道林之文夫妻倆的身體是曉曉送給賈敏的藥丸調理好的,當初張榜找神醫,整整找了一年多,才來了幾個什么神醫谷的人,賣給嫡妻幾粒藥丸。

    這藥丸不錯,現在那皇帝又打上藥丸的主意,還暗示他問嫡妻要。一個九五之尊,居然這么不要臉找上門要大臣家的東西。這么金貴的東西,哪能說送就送,只是這是皇帝,他也不敢不問。只是心里挺憋屈的。

    “太太,上次神醫賣給你的藥丸還有嗎?”賈代善問話的時候,都有些不自然,這個事情他一直是不關心的,現在卻想坐享其成,一個大男人多少有點不好意思。

    “還剩兩粒還是三粒,記不清了,怎么老爺哪里不舒服。”

    “沒有,沒有哪里不舒服,是幫一位友人問的。”賈代善手指著上面,曉曉立即明白是誰問賈代善要的。

    “哦,既然是友人,老爺還是要收藥丸錢的,這個是花了很多銀子在別人手里買的,可不能白送,再說現在是有價無貨,這個可是神醫制的藥丸,不說包治百病,可也能治許多種疾病的,這個親家的頑疾不是也治好了嗎?”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银狼APP下载
篮球比分188直播吧 p3开机号 福建36选7 威力财配资 河北排列7 辽宁35选7 365盈配资 双色球 球探即时篮球nba比分直播 怎么样判断股票涨跌 竞彩比分查询 今日免费股票推荐 北京澳客竞彩比分直播 三分彩 爱策略 4场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