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快穿]我的開掛人生 > 207.嫡女的崛起9

207.嫡女的崛起9

    百無聊賴的曉曉和希靈在一起閑聊, 她們來長公主的府里參加宴會 。可是她們倆走哪兒都是跟著一堆人。曉曉正準備和希靈走的時候,陳家的陳月蓮搖擺著走了過來,眼睛里面閃爍的都是嫉妒, 赤裸裸的嫉妒。

    曉曉和希靈都看見了, 曉曉想應該是嫉妒自己有仙緣被封為郡主。看她的樣子估計是氣得不輕。

    陳月蓮上次求姨娘讓爹給自己在宮里找一個嬤嬤, 也被嫡母給攪黃, 看見曉曉就氣不打一處來。

    憑什么不管什么好事都是病秧子的, 自己還和她一樣是陳府的女兒卻天差地別。嫉妒使人蒙蔽了過往, 她從沒有想過曉曉以前過的是什么日子,也沒有想過她失去了親情。

    只是一味的想到曉曉現在得到的。和自己沒有的。

    “六妹妹,認識姐姐我不?”她刻意遺忘眼前的人不僅是自己家的六妹妹, 同時還是朝廷親封的郡主。有品階的郡主,就是她們家的老太爺看到曉曉也要行國禮, 當然只要陳家人不過分, 曉曉是不會這樣做的, 平白給嘴碎的一些人嚼舌根。

    陳家人給不給自己行禮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以后互不打擾就好,那面子情還是在的。

    “認識,大姐姐。”只說認識,也不好奇她走過來干嘛,也不問的,可把陳月蓮給噎了一下。這人怎么不安套路發問啊!

    附近一些大大小小的大家閨秀都好奇的圍了過來。也有一直想套近乎, 但是找不到借口的, 這時正好有了機會, 呼啦啦一會兒來了一群大家閨秀在曉曉她們不遠的地方,自發的坐下或是站著。公主府的下人也搬來一些可以坐的椅子桌子。供大家休息。

    “妹妹,你做了郡主就真的不打算回家也不打算認家里人。”陳月蓮一計不成又在言語上設計。

    曉曉還真的一時之間不知道什么回答,自己能說我不打算認陳家人,顯然不能說,說了自己要被口水淹死。

    曉曉沉吟時,陳月蓮面露得色,準備再接再歷的,可是陳大老爺的嫡女陳月蘭也從一邊走了過來,她路過陳月蓮身邊的時候,瞪了她一眼,她直接走到曉曉面前對著陳月蓮說道:“六妹妹,才幾歲,你就問一些這樣的話,妹妹以前身體有弱癥,一直在養病沒有出過一次府門,也沒有見到過什么人,對人情世故一點也不知道,才好些,她懂什么。你問她這些干什么?你懂就不要再問,你也不要在外邊丟人現眼。”

    “好啊,你們真是姐妹情深,可是人家一樣不待見你。還有你是老三,憑什么教育我,反了天了。”陳月蓮冷笑的說著,她不信這姐妹倆以后真的能搞好關系。

    曉曉對著陳月蘭一笑,“三姐,請坐吧。”

    也不理對面那丟人現眼的貨,自己丟人還要牽連別人,就沒看過這么蠢的貨色。

    “謝謝六妹妹。”陳月蘭原本是不想管這檔子破事的,可是自己是陳家嫡女,她不管誰管。沒有辦法,只能管上一管,至于和六妹妹搞好關系,她沒有怎么想過這個問題。她現在想的是怎么積蓄力量,未來等那對賤人出現的時候,弄死他們,給上世冤屈的自己報仇,想想自己上世除了沒有好好多待六妹妹之外,沒有做過什么傷天害理的事。

    “三妹妹,你可真是會拍馬屁呀,也不想想以前母親是怎么對待你,又是怎么對待她的,你再怎么拍馬屁,人家也不會真心對你的,哈哈哈!”陳月蓮被嫉妒折磨的瘋魔了。她一直以為自己是陳府里面最閃耀的天之嬌女,仗著姨娘得父親的寵愛,自己又是父親和姨娘的長女,她一直是順風順水的,比嫡女三妹妹都受寵。

    想不到事情還會這樣轉折,在知道父親不能給她請宮里的嬤嬤的時候,她就開始嫉妒,使命的嫉妒。

    周圍的人早就在一起竊竊私語,她們說著陳府的八卦,也對陳月蓮極度的鄙視,不說一位是郡主,即使不是郡主也不是你一位庶女可以辱罵的,人家好歹是府里的嫡女,還有沒有尊卑上下。

    陳月蓮氣得甩甩手帕,淚眼婆娑的盯著對面的兩位嫡女,希靈郡主被她選擇性遺忘。最后沒有辦法,她氣沖沖的轉身想辦法去。她還不信自己治不了她們姐妹中的任何一個。

    許多閨秀圍了過來,和曉曉以及希靈郡主套近乎,有些是以前就認識希靈郡主的,關系也不錯。大家圍在一起,開始說話,聊天。有的人吟詩作對,有的潑墨作畫,還有的撫琴助興。總之一時之間這里是熱鬧的不行,曉曉也和她們一起參與其中,一起試著融入大家的氛圍中。這里的姑娘從幾歲到十幾歲都有,大家在一起談論詩詞歌賦,琴棋書畫。

    她不能一直孤漠不理人,身邊還是需要兩三個知己朋友的,曉曉走到一邊看見一位小姑娘年齡也不大,一個落寞的在一邊發呆。

    曉曉走了過去,坐在她的身邊,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遠方。前面除了樹就是高高的院墻,再也沒有多余的什么。

    小姑娘最后忍不住還是問了,“你是誰?為什么坐在我邊上。”

    “你是誰,為什么不和大家一起玩?”

    “我是段玉,她們不喜歡我。”

    “為什么她們不喜歡你,你很讓人討厭嗎?”

    “沒有,她們有人說我是……是破落戶家的女兒。”

    “你不像啊,她們為什么要這么說。”

    “不知道,可能是我家里以前不富裕吧。”小姑娘也不是很明白,只是知道大家排斥自己。不愿意和自己玩。

    “你好,我名陳月曉你可以稱呼我為曉曉,我稱呼你小玉好不好。”

    “好啊,不愿意和我玩對不對?”段玉笑的可開心了,她終于等到有人愿意和她玩。

    “嗯,以后你可以找我玩,我請你到我家做客。”曉曉見段玉的樣子,就知道段玉不是那種心有城府的人,心思反而是比較簡單那種人。她的眼神清澈明亮,沒有別的東西藏在里面。

    兩人一直在一邊聊天,曉曉從和段玉聊天中知道,段玉的父親是被皇帝曾經貶責后,才重啟的京兆府尹段豐,從遙遠的西南邊陲才重回京城不久,曉曉對這人不知道。對于他以往的事跡也不是很清楚,只是聽誰好像說起過,說段大人是有名的青天大老爺,可是為人太過耿直,得罪不少權貴。最后被人陷害,被貶去了西南。一家人在西南八年,這個小姑娘應該是出生在西南吧。

    曉曉對于朝廷中的許多事都是聽夏侯淳說起的,或是在上書房學習的時候聽另外的一些人說起過。她以前一直沒有關注過這些,不知道為什么突然有種沖動,想多了解一些朝廷中的大事和一些官員的基本情況。

    “好啊,說定嘍。我們以后是朋友,我也邀請你來我家玩。”段玉高高興興的又說起西南的一些趣事,都是她在西南的時候發生的一些事。

    正說的高興的時候,董嬤嬤走了過來,在曉曉耳邊說,“郡主,陳三姑娘落水了。”

    “啊三姐不是在這里和人探討書畫嗎?怎么會落水,我們看看去。”曉曉立即起身要去看看并對段玉說,“小玉,我有事要去看看。不能和你說話了,下次我邀請你去我家里繼續。”

    “曉曉,我陪你去。”段玉拉住曉曉的手。

    “好吧,一起。”

    “嗯!”

    段玉家的丫鬟也只好陪著一起走。

    曉曉趕到的時候,長公主府的兩位看守在池塘邊的嬤嬤救上了陳月蘭,正在給她們挖嘴里的淤泥,曉曉就不明白了,陳月蘭是著了誰的道,絕對不會是自己不小心崴進池塘的。

    她走上前問:“三姐,你能聽見我說話嗎?”

    陳月蘭心里正嘔死,自己怎么就著了陳月蓮那蠢貨的道,她氣得想哭。幸好是被幾位嬤嬤救起來的,要是被什么意外出現的公子哥兒救起來的,自己真的會氣死。

    陳月蓮敢把手伸向自己,那是找死,自己想虐她小事一樁,她從小到大做過的蠢事是一堆堆的。陳月蘭聽見六妹妹的聲音有點奇怪,她怎么來了,她不是一直不和陳家人沾邊的嗎?怎么自己跑了過來。

    “聽……的……見。”在池塘里面時間比較久,又不停的撲騰,多少進去一些臟水和淤泥。說話也不是很方便。

    曉曉對董嬤嬤和跟著伺候自己的人說,“快扶住三姑娘,帶到我休息的房間里面洗漱一番。”

    “是。”幾人扶住陳月蘭,陳月蘭的丫鬟也不哭了,跟在后面一起走。曉曉帶著段玉也朝自己休息的房間走去。不是什么人都有這個特權的,擁有一間休息的房間。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银狼APP下载
pk10牛牛 体彩20选5 比分网球探篮球 北京快乐8 易融网配资 申万宏源配资 国际股票指数 合肥天臣股票配资公司对股票配资认识工作 第一配资网 长城配资 股米网 球探网即时赔率 球探网足球即时手机版 牛360配资 任选9场 沪股票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