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快穿]我的開掛人生 > 359.現代修真3

359.現代修真3

    棲霞山陳家

    陳父陳母臉色難看的坐在沙發上, 愁眉不展,對面的陳珍珍以及不復往日的神采飛揚,還有陳家三個兒子和兩個兒媳也是坐在一邊,暗自思量。

    “爸, 媽, 我們再多找點人, 到處找, 不信找不到小妹。”陳文昌和陳珍珍是雙胞胎, 兩個妹妹中,當然是和陳珍珍大感情最好。在一個肚子里面住了十個月, 就這份緣分就比曉曉深厚的多。陳文明和陳文杰什么話也不說, 都是妹妹,他們能說什么,小妹是沒有習武的天賦, 可是這件事本身就不是她自己招惹回來的,沒有必要去承擔這份苦果。雖然沒啥感情, 但是他們也算懂點道理,既然珍珍不愿意嫁, 那就好好的上門說清楚就是,說不清楚也不要讓小妹去代替,以為古家會聽自家嗎?笑話, 古家是什么人家, 小妹可不是真正的武者, 古家大少是遭難了, 可就是這樣更需要一位能習武的妻子,為后代準備。

    “談何容易,你小妹從出國以后就再也沒有回來過,還不知道人還在不在。”

    第一次被父母這么擔心,曉曉要是知道還不知道咋想。

    “媽,我不管我不嫁,他都殘廢,修為還大跌,我嫁給他還有什么意義,我不嫁,我不嫁……”陳珍珍大聲的抗議,有點像在嘶喊。

    “珍珍,你別急,爸媽不會讓你嫁給古涵的,一定會幫你想到辦法。”

    陳母心里對已經失蹤小女兒恨的不行,這死孩子真是不省心,誰知道她這幾年跑到哪里去玩,從來不和家里聯系,也不和任何認識的人聯系。她從來沒有責備過自己,這幾年自己有沒有想起過小女兒,有沒有關心過她。

    棲霞山陳家祖宅主屋

    陳家族長和幾位家族的長老在商議家族的事務,陳磊不顧外邊守衛的阻攔,硬生生的沖了進去:“父親……”語氣中全是擔憂,焦急。

    陳族長臉色很不好看,呵斥自己大兒子:“磊子,你干什么呢,還有點規矩沒有?多大的人。”

    “父親,各位叔伯,真的有要緊事稟報。”

    “不管怎么說也不能這么冒失。”陳族長對大兒子有太大的期許,不容有什么散失。

    “族長,讓你磊子說清楚,他平時很穩妥的人,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兒才如此?”大長老在其中和稀泥,他家兒子雖然不錯,可是對于做族長,那是沒啥希望,陳磊的希望就高了很多,偶爾幫助說幾句好話,對自己也沒啥損失。

    在座的人都是心知肚明,不過也有小心思的長老。

    “說吧,說吧,有什么事?”陳族長對于這些長老的態度很滿意。

    “父親,各位叔伯,剛才家族在橫嶺山脈歷練的弟子報告,橫嶺山脈有異寶,讓咱們趕快派人趕過去。”

    “嗯,商量一下,趕緊召集人留守大本營,其余的人都過去,這么大的事,怎么不早說。”

    “啊……”

    陳磊無語的看了一眼晚更的老父親,真是醉了,剛才干啥去了,不是教訓自己了嗎?還說自己不講規矩。

    接下來的安排人員,就不是陳磊的事,他退了下去,連忙招呼自己的兩個弟弟,讓他們和家里的孩子做好準備,每次有異寶出世都會有很多的機遇,還有各大門派和世家的核心人員,大家可以相互交流,還可以彼此可以增進感情。

    曉曉也察覺到橫嶺山脈的異動,這段時間曉曉游走在各大山脈,有搜尋巫門的人,也有查尋一些這個世界的一些門派,自己對這些都不是很清楚這些,以前一心琢磨怎么練習武功,有什么辦法可以改善自己的體質。都沒有關注各個門派的很多故事以及歷史。

    曉曉還在離橫嶺山脈附近辦事,她采到一種藥材,正在研究當中,移植不少在蔚藍里面,其余的自己都在研究,租了一間房子,一直在蔚藍里面研究,每天就出來一次晃晃人影,除此之外都在不出門。

    又是一個星期,基本是各大門派和世家都已經趕到橫嶺山脈,異寶一直沒有多大動靜,偶爾散發出很大的光芒,龍組也派了不少人出來,這次的異寶動靜很大,暫且對國外封鎖了消息。外邊也沒有這樣的新聞,出奇的統一。

    直到橫嶺山脈每天幾次劇烈的顫抖,大家都興奮起來,不過還不到時候,異寶還不能出來。

    古家的主營地,幾個古家的弟子看著陳家營地指指戳戳,別的家族和門派也是或多或少的聽說過陳珍珍不愿意嫁古涵的事,大家私底下都有議論。

    古靈帶著幾位古家的弟子在各家營地的公共區域攔住陳珍珍,“陳珍珍,真是臉大,還不愿意嫁給我大哥,我大哥還不愿意娶你這個不要臉的交際花,當初是怎么不要臉的千方百計找人幫助你設計我大哥的,現在我大哥出事了就不要臉的想重新找人嫁,哼!想得美,敢欺負我古家,一定要付出代價的。”

    古靈自小就崇拜自己的大哥,即使大哥已經殘廢,也不是別人能看不起敢欺負的。

    看見陳珍珍就來火,古家的子弟也是怒目冷對,對陳珍珍很討厭。

    “靈兒,你胡說什么,我和你哥哥以前是兩情相悅,現在他出了事我也難過好不好,但是我絕對沒有別的意思,你想多了吧?還有一段感情它保鮮期也是很短的,要是沒有了感情,那彼此分開也是很正常的事,說什么勾搭這樣的話很難聽。”

    陳珍珍一副油鹽不進,把古靈恨的牙根癢癢,這位刁鉆的大小姐,自己真是受夠了她的閑氣。這幾年都是自己捧著她,哄著她。現在要不是還沒有取消婚約,自己真是不想忍著她,這幾年自己送給她的寶貝還少嗎?自己忍受的還不夠嗎。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银狼APP下载
七乐彩 申万宏源配资 最新股票指数 四川金7乐 吉林时时彩 黑龙江6+1 河南11选5 步步盈配资 股票涨跌是怎么定的 重庆快乐10分 福建31选7 威力财配资 汇新智配资 内蒙古快3 河南十一选五 喜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