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快穿]我的開掛人生 > 435.回歸第一世(2)

435.回歸第一世(2)

    此為防盜章  機械廠工會的劉麗大姐, 也知道張家興要離婚的事,驚訝的嘴巴也合不攏, 她心目中的張家興可是個不錯的人。怎么會離婚呢?是不是有什么隱情。

    她找到張家興,想問原因。“張家興, 工會的劉麗大姐找你, 你去一趟吧!”車間主任過來通知張家興。

    張家興在工會里面和劉麗大姐又一次的說了情況,張家興的態度是很好的, 讓劉大姐很滿意。可是結果卻不能讓劉大姐滿意。

    在劉大姐的積極爭取下, 曉曉也和劉大姐進行了正式的離婚會談,曉曉咬死不改口,一定要離婚。可劉大姐以廠里不同意為由,才再次說起自己的心酸往事,“劉大姐, 不是我一個女人要逞強,裝能干, 只是日子實在沒法過下去, 張家興和我結婚幾年, 我就在新婚他在家的時候給了我十塊錢,這幾年他沒有回去過,寄錢也是全部寄給他爹娘, 我是一分也看不到, 他們家三兄弟, 他是最小的, 我是后進門, 多干點活這沒得說,可是他們家人欺負我一個人在張家孤立無緣,作死的欺負人,白天我要像一個男人一樣干活,回到家里,我還要伺候他們一家老小,給他們做飯洗衣,還要伺候沒有出嫁在家啥事也不做的小姑子,倆個嫂子自從我進門后,我不咋干事,全是推給我做,我要稍稍休息一下,他娘就罵罵咧咧的,克扣我和兒子的吃食,為了兒子能吃一點,我只好咬牙的干活,就這樣我還不能說什么,前幾個月,我的身子再也承受不住高強度的體力活,暈倒在田里,被人抱回家,好不容易才救會一條命,醫生還說了,我以后要仔細加強營養,養好身體,不能才做體力活……,可他們家的人覺得我是累贅,就立馬分家,免得伺候我這個半廢人,張家興這些年寄給家里多少錢,我不知道,我知道我除了幾個破碗筷和兩樣破農具,我是啥也沒有,一分錢也沒分到,我是凈身出戶的,為了以后不再聽張家興娘在家里罵罵咧咧的,我找人借了一些錢,蓋了房子,我在信中把這個情況給張家興說過,分家后,我和孩子沒有一分錢,想讓他發工資后,給我們娘倆寄個十塊二十塊的置辦一點東西,可我知道,他寄了依然寄給了他爹娘,我是一分錢也沒見到,好在咱們村村長家的嬸子,看我可憐,借了一些錢給我,要不我都不知道這日子改怎么過下去。我真是看透了這一家子,包括張家興,我對他們家任何一個人都討厭,不想和他們家有什么牽扯,只想從根上斷掉和他們家是關系,……。”

    曉曉悲憤的說起了張家興家里的一切,和隱晦的指出了張家興自私的一面。劉麗聽到不禁唏噓不已,家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劉麗回到工會和大家一說,女性同志都同意,曉曉離婚,大家各敘己見,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最后劉大姐和廠辦一說,廠里同意了曉曉離婚的請求,大家統一意見的認為,曉曉的不容易,張家興也不是很可靠,可以看的出來,張家興不回去,肯定不是因為廠里忙。是因為不滿意這個妻子而已。事情到這里大家也沒必要點出來,心知肚明。一個個豆蔻年華的女子嫁進他家短短三年多,就出了大半條命,這可比地主老財還要厲害。能撿回一條命很不容易了。如果因為他們的不同意,再害了人家,那不是間接的殺人。他們也不愿意這樣的情況發生。

    張家興和曉曉在廠里一起去廠辦和工會開具了離婚證明,曉曉沒有要張家興的一分錢,還把當初的十塊錢也還給了他。孩子歸曉曉,張家興愿意給孩子錢就自己給,不愿意曉曉也不問他要。她心里也不想要,張家興的錢,不想張家興的爹娘以此為借口,找她的麻煩。或干涉她的生活。

    很痛快的,張家興也寫了一封信給村里說了自己和曉曉離婚的事。

    劉麗大姐還是挺同情曉曉的遭遇,在曉曉準備回老家的先一天,她去市婦聯去辦事的時候,把這個事還和那里的領導劉愛紅說了一嘴,市婦聯的主任聽了很是感動,這樣的婦女是新時代婦女的典型,她是婦女能頂半邊天先進典型。曉曉能沖破別人的異樣眼光,準備靠著自己一個人養大孩子,還身體不好……。她立馬想到幫這個婦女改變自己的命運。“劉麗同志,你立馬回去,攔住陳曉曉同志,我想把她豎做先進列子,還要給她找份輕松的工作,我們婦聯就是為所有的婦女們做服務工作的。”

    曉曉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也是一驚,怎么會有這么好的事發生,她只是來離個婚而已。曉曉知道她要把握住機會,在劉愛紅主任的操作下,曉曉在許多廠礦給婦女們做了反抗家庭冷暴力和暴力的報告,自己是怎么自強自立的。自己內心的一些想法,也撿能說的說了一些,每次都聽的大家使勁的鼓掌,也給那些還在家里飽受不公待遇的婦女些許的信心,原來想過好也不是很難,曉曉還被劉愛紅主任找招工的單位給曉曉一個考試的機會,在百貨大樓招工的時候,曉曉憑借她的好眼力和機靈,成功的考進了百貨大樓做辦公室的辦事員。這個工作也符合曉曉身體不好的情況。

    主要是在辦公室里面給領導打雜,事情也不多,這個時候的領導大多是親力親為的。只有一些瑣碎的事情讓下屬去處理。曉曉也沒打算在這里干到天荒地老,只是想暫且修正一下自己的生活環境。

    “曉曉,我們能不離婚嗎?”張家興對曉曉是沒有感情,可也不想離婚。可以說是從來沒有想過這事。

    “軍軍,進房間去玩,媽媽要有事。”

    “好的,媽媽。”

    軍軍進房間之前,還瞪了張家興一眼,這個人好討厭,他一來,媽媽就不陪他玩游戲啦。

    “張家興,你捫心自問,你擔負過一個丈夫和父親的職責嗎?哪怕一天都行,從我們結婚后,你除了軍軍出生的時候在給你爹娘的信里交待過要我給軍軍拍張照片寄給你,你還想起過在在老家代替你伺候一大家子的妻子,還想起過你三年多沒管過她們母子嗎?如果在上次分家后我寫信告訴你,家里分家的情況后,希望你寄點錢給我們母子倆應應急,你能寄錢給我們,哪怕只有十幾二十塊,我也不會現在提離婚。至少你還偶爾記得自己還有妻子兒子,可是你沒有,你依然把錢寄給了你的爹娘,你爹娘是什么人,你不清楚嗎?錢到了她們手里,會拿出一分錢給我 ,這幾年我咬牙熬了下來,卻也熬出了一身病,這些都是拜你所賜。我經常想當時你沒有救我就好,我又不是當時要死了,只是受傷了。你的好事一做,我就拿命報恩才喚醒我的尊嚴。我這些年過的什么日子,我想想就后悔被你救,你也不愿意娶我,我現在也不愿意和你一起過了。我恩也報了,關系就到此為止吧!

    張家興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他確實沒有盡到一個丈夫和父親的責任。

    他也沒有想到陳曉曉在他家過得這么糟糕。他的爹娘就這么對他的妻兒的,他知道陳曉曉肯定沒有說謊,這些事回家一問就知道,這一刻他對家人也有些失望,他也后悔。

    張家興說不出一句反駁的話來挽救自己的婚姻。他也沒有資格挽救,張家興這點好,敢做敢當。

    “曉曉,我同意離婚,但是我能不能請你以我家屬的身份參加今晚的同事們的聚餐,大家都想見見你和兒子。明天我就把離婚報告交上去。”張家興語氣沉重的說完自己的請求。

    曉曉想了一下,這個倒是可以,畢竟兩人還沒有離婚,她確實還是家屬身份,參加一下也無妨。她還可以參觀參觀這個時代的廠。

    “行,什么時候?你到時來接我和軍軍。”

    張家興沒想到曉曉會答應,他心里還是挺高興曉曉能答應的。“七點開始,我六點來接你們,早點到,你和兒子也可以參觀一下廠里面開放的部分,好歹也來了一次我們廠里。”

    “行吧。還有別的家屬沒有。”

    “應該沒有。”張家興也不確定,這事是老莫張羅的,他也沒有細問。

    “那就這樣吧!”

    曉曉和張家興這后半段的談話總算和諧了一點。

    下午曉曉和軍軍在外面轉了一圈就會房間待著。牛牛中午回家的時候,緊緊捂著自己的小布包,這是曉曉送給他的小布包,里面還裝了三個蘋果。“牛牛,來吃飯了。”牛牛媽媽在客廳里叫牛牛,可這孩子躲在房間里,怎么也不出來。牛牛爸爸剛進門,就看到兒子緊緊的抱著小布袋不放手。妻子想搶過小布袋看看,里面裝的是什么東西。

    “牛牛,快把袋子給爸爸看看。”牛牛爸爸一說話,牛牛趕緊把布包遞給爸爸。他最怕爸爸,溫柔的和他說話,這可沒好事。

    牛牛爸爸看見一個做工精細的小布包,里面還裝了三個蘋果,紅彤彤的。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银狼APP下载
东营股票配资公司 三分彩 002926股票行情 双色球 球探篮球比分播网 亿赢配资 st股票涨跌幅计算 甘肃十一选五 登海种业股票 股票融资买入额什么意思 七乐彩 大赢家竞彩比分直播 买股票指数期货 湖北十一选五 极星策略 智富配资